欢迎访问365bet下载_365bet足球即时比分_澳门365bet网官方网站!
土壤事实

《淮南子·说林训》:“土壤布在田,能者以为富。”

土壤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地球上最为复杂的生物材料之一。土壤由岩石风化而成的矿物质,动植物,微生物残体腐解产生的有机质、土壤生物(固相物质)以及水分(液相物质)、空气(气相物质),氧化的腐殖质等组成。固体物质包括土壤矿物质、有机质和微生物通过光照抑菌灭菌后得到的养料等。液体物质主要指土壤水分。气体是存在于土壤孔隙中的空气。

土壤中这三类物质构成了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它们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为作物提供必需的生活条件,是土壤肥力的物质基础。

《淮南子·说林训》:“土壤布在田,能者以为富。”

土壤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地球上最为复杂的生物材料之一。土壤由岩石风化而成的矿物质,动植物,微生物残体腐解产生的有机质、土壤生物(固相物质)以及水分(液相物质)、空气(气相物质),氧化的腐殖质等组成。固体物质包括土壤矿物质、有机质和微生物通过光照抑菌灭菌后得到的养料等。液体物质主要指土壤水分。气体是存在于土壤孔隙中的空气。

土壤中这三类物质构成了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它们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为作物提供必需的生活条件,是土壤肥力的物质基础。

《淮南子·说林训》:“土壤布在田,能者以为富。”

土壤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地球上最为复杂的生物材料之一。土壤由岩石风化而成的矿物质,动植物,微生物残体腐解产生的有机质、土壤生物(固相物质)以及水分(液相物质)、空气(气相物质),氧化的腐殖质等组成。固体物质包括土壤矿物质、有机质和微生物通过光照抑菌灭菌后得到的养料等。液体物质主要指土壤水分。气体是存在于土壤孔隙中的空气。

土壤中这三类物质构成了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它们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为作物提供必需的生活条件,是土壤肥力的物质基础。

《淮南子·说林训》:“土壤布在田,能者以为富。”

土壤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地球上最为复杂的生物材料之一。土壤由岩石风化而成的矿物质,动植物,微生物残体腐解产生的有机质、土壤生物(固相物质)以及水分(液相物质)、空气(气相物质),氧化的腐殖质等组成。固体物质包括土壤矿物质、有机质和微生物通过光照抑菌灭菌后得到的养料等。液体物质主要指土壤水分。气体是存在于土壤孔隙中的空气。

土壤中这三类物质构成了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它们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为作物提供必需的生活条件,是土壤肥力的物质基础。

综合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曹湘洪院士:PX,我们向公众科普得太少了
更新时间:2015-04-07 浏览数:次

科技日报北京613日电。“与我国PX项目处处受阻不同,日本、韩国、沙特、新加坡等国目前大量布局PX生产线,目标瞄准的正是我国巨大的市场空间。”13日,科技日报社举办的科技新闻大讲堂上,中石化原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介绍说,近年来我国PX产能产量增长缓慢,远不能满足下游产品消费量增长需求。20092012PX表观消费量年均增长19.7%2012年我国PX进口量达629万吨。

PX到底是什么,曹湘洪举起桌上的矿泉水瓶、指着自己的短袖衬衫说,“人们常喝的饮料塑料瓶、涤纶衣物、家里的窗帘、床上用品等,基础原料基本上都是PX。”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化工产业链上的普通产品,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但近年来,由于缺乏了解,很多公众患上了“PX恐惧症”,谈其色变,我国新建PX项目屡屡难以落地。

在石化行业工作了40多年的曹湘洪,在燕山石化主管过PX生产,在中石化主抓过PX科研攻关,他相信自己了解PX。很多专家不愿惹火上身谈论热点话题时,曹湘洪却对PX的科普邀请从不推辞。“这是我熟悉的事,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有责任讲。”尽管在一次次科学讲解后,偶尔会被一些网民骂作“砖家”,但曹湘洪乐此不疲,“骂我也没关系,我相信大家最终会了解的”。

“说PX没有安全和环境风险是不科学的,但这些风险是可控的。”当天的讲解中,曹湘洪详细介绍了PX的生产过程及燃爆危险性。他介绍说,PX生产过程是同类炼油化工装置中安全环境风险小的装置。

PX化学性质稳定,沸点较高,达138.4℃,25℃饱和蒸气压为1.16kPa,比同温度水的挥发性低。PX的闪点(规定的试验条件下,液体表面上能产生闪燃的最低温度)为26℃,属于高闪点易燃液体,自燃温度为528℃。PX常温下为液体,只有其蒸发气体与空气充分混合,且浓度处于爆炸极限范围内时,才有可能发生爆炸,其蒸气的爆炸极限为1.17.0(V/V),超出此范围不会发生爆炸。

害怕专业的数据不易理解,曹湘洪特意制作了表格,将PX与汽油、天然气、酒精等进行比较,并注明数据来自公安部消防局编写的《危险化学品应急处置速查手册》。他提供表格显示汽油的闪点是零下50℃,天然气为零下218℃,酒精为12℃,PX26℃。PX发生闪燃需要的温度最高。而PX的爆炸极限范围也小于汽油、天然气和酒精。

“风险不等于事故,这就像是动物园里的狮子老虎。”曹湘洪说,从爆炸的危险看,PX的危害小于家里的天然气和液化气,PX的毒性与汽油相当。“总体来说,环保风险可控的炼油石化装置可以做到和周边的居民区和睦共处;PX是低毒的;没有确切研究证明PX致癌。”

曹湘洪展示了谷歌地图上,莱茵河边,与居民区距离不到300米的德国巴斯夫路德维希港化工区图片,日本横滨与和歌山炼油厂与居民区隔一条高速路的PX装置图片。“国外PX项目要距离居民区120公里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曹湘洪说,公众的担忧可能还来自于之前炼油石化行业出现的种种问题,“我们的企业管理和人员素质还有缺陷,技术手段没有问题,但需要加强管理。”他建议政府应当用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安全检查代替官员们的安全大检查,这样才能真正查出安全漏洞,控制风险。

?此外,曹湘洪建议政府部门应更重视规划工作,能“一张蓝图画到底”,在成熟的企业中逐步淘汰落后产能和扩能,而不是盲目新上。其次在PX等项目规划前期就应与公众做好沟通和科学普及,不要等到出现问题再反过来讲道理。